新笔趣阁 > 柯南之我的侦探系统 > 《柯南之我的侦探系统》第两百六十七章 佐藤的复仇

线上娱乐送彩金:《柯南之我的侦探系统》第两百六十七章 佐藤的复仇

    “高木警官一定是看到品川车站站牌上的罗马拼音之后才发现的,其实仔细想想,这根本是连我们小朋友都知道的简单文字游戏而已,知道高木警官人在何处的,大概也就是那个人了,现在去逮捕他可能无济于事,不过至少可以请他透露真相,那个困扰了你十八年的真正真相,而且高木警官能不能获救也就看你了!”

    想着离开时,柯南那不像小孩的话语,佐藤踩下刹车后终于来到了一家挂着azzurro招牌的意大利餐厅前。

    看着那满是意大利风情的餐厅大门,重重拍上车门的佐藤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得到高木现在的位置和十八年前的真相?对不起,她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想起之前在电话里,佑一和自己透露的他对于鹿野修二的重点调查以及之后得到的一些有意思的信息,信心十足的佐藤踩着自己的短根高跟鞋走进了这家她之前来过好几次的意大利餐厅。

    “咦?美和子?你忙完了吗?”

    当佐藤推开餐厅们进来的一刹那,正在吧台后面擦拭着酒架上那些名贵红酒的鹿野修二就认出了这么晚还来餐厅的奇怪顾客。

    而听到他的询问,已经将自己的心境彻底平复下来的佐藤也立马咧着嘴微笑着回答起来。

    “是啊!忙了一天!终于可以清闲下来,松口气了。”

    “哈哈哈!是吗?可惜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们这家餐厅也已经打烊了!不然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招待一下你!”

    因为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对于佐藤已经下意识有些排斥的鹿野修二并没有和以前一样热心的提供一下剩下的意大利面来亲自下厨给佐藤做一碗满是爱心的晚餐,反而有些急迫的想让佐藤离开自己的餐厅,或者更准确一下来说的话,是离开自己的视线。

    感觉出鹿野修二心里那点小九九的佐藤对于佑一他们说的那些情况心里更有了几分把握,然而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不要这种把握,因为这个真相对于十八年来把这些叔叔阿姨当亲人的佐藤来说,太残忍了。

    但是想起现在还生死不知的高木,佐藤立马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鹿野修二周旋了起来。

    “嘿嘿!没有食物了?没关系嘛!有酒就可以啊!明天不是你期待已久的五十岁生日嘛!就让我陪您喝一杯怎么样?”

    听到佐藤如此回答的鹿野修二心里的不安更加剧烈了,摆着手对佐藤笑了笑后,开口自嘲起来。

    “都五十岁了,还在乎什么生日啊?”

    “哦?是吗?我还以为您应该等的很心急才对呢!毕竟今晚12点一过,十八年前你引起的愁思郎事件的追诉时效就要过期了啊!怎么样?要一起喝一杯庆祝一下吗?カソォ先生!”

    “啊?美和子,你在说什么?什么カソォ啊?”

    “鹿野叔叔不清楚吗?那是我爸写在记事本上三个谜一般的文字!但是如果以罗马字母来写的话,这三个字就是kano,而将o当成n的母音的话,那么这三个字就会被念成カノ,而刚刚我的同事工藤佑一在和猿渡叔叔聊天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カノ正是我爸爸以前在高中时代棒球队里帮你取得绰号。我爸爸之所以锁定你,也是因为在录影带上看到你用猎枪打死警卫的画面,我以前常听我爸爸说,虽然打击姿势很奇怪,但是鹿野的确是队上打击力第一的人!所以所……”

    “哈哈哈!美和子!你还真是过分啊!就凭这些,你就准备把鹿野叔叔我当成凶手吗?而且你说的这些都是一些假设性的话,没有任何的证据!更何况那件案子的追诉时效在三年前就过期了!你现在跑到我这里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也真是糟糕呢!”

    “哦?是吗?对于其他人而言,时效期的确是已经过去三年了!可是对于鹿野叔叔的话,那可就还没过期了!不……准确点来说,还差8分17秒才过期呢!鹿野叔叔应该很清楚的吧?在日本,嫌犯到国外的期间,不能并入追诉时效日的计算!据我们调查,你就这件事曾经向法务部咨询过。因为你怕忘记时效过期日是哪一天,所以你借口去意大利学正宗意大利料理,畏罪潜逃到意大利后才又在那过了三年避过风头后,特地选了自己生日当天回国的吧?让它与自己的50岁生日变成同一天……”

    “咕咚!”

    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的鹿野修二偷偷回身瞄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罗马数字闹钟后,感觉自己额头有汗浸出的他,忍不住将自己的手伸向了他放在桌子上冰桶里的葡萄酒。

    可是早已看到他这一系列小动作的佐藤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一把将放在桌子上的葡萄酒连带冰桶搂到自己怀里后,俏皮的对着鹿野修二笑了起来。

    “这个可不行哦!鹿野叔叔!你要告诉了我真相,我才会把它给你!因为我爸爸以前和我说过,要认罪前的嫌犯都会喉咙干渴而伸手拿水,如果这时候拿水给他的话,那么他就会把想说的话跟水一起吞下去。所以即使你的喉咙再干再渴,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把这件案子的真相吞进肚子里的!”

    看着一脸笑意的佐藤,坐在她对面的鹿野修二却诡异的沉默了起来。就这样,在二人沉默着互相凝视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的转动后,吊在闹钟下的钟摆摇晃着响了起来。

    “咚!咚!咚!”

    听到这声钟响的佐藤顿时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甘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将怀里的那桶葡萄酒放到鹿野修二面前后,苦涩的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最后还是我输了啊!恭喜你!鹿野叔叔!”

    就在佐藤转身准备离开餐厅的时候,坐在原地的鹿野修二将葡萄酒**打开,没有用任何的酒杯盛放这名贵的葡萄酒,而是直接用嘴对着葡萄酒**口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等到半**葡萄酒被他这么浪费后,原本沉默的鹿野修二突然开口说话起来。

    “我没打算动手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