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第二百五十四章 当你生命里的男主角

线上娱乐送彩金:《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第二百五十四章 当你生命里的男主角

    “好的,小姐。”管家哪里敢忤逆黄蜜的话,她说什么都照做的把黄父搀扶到了客房。

    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困乏地打了个哈欠,摸了摸自己的滑腻的脸蛋,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狂奔回了房间,好在她穿的是居家棉拖,否则这种奔法,定能摔个狗啃泥。

    管家愕然地看着黄蜜这见鬼似的的样子,茫然不知所措。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真的打死都不相信这就是他们的大小姐黄蜜。

    就黄蜜最近的表现,他真有理由怀疑眼前的这位大小姐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或者说是她是不是有什么孪生姐妹,不然一个人的性情怎能如此变化之大?

    黄蜜一路奔着回到房间,见到床便赶紧躺了上去,滋溜钻进了被窝里。天大地大,睡美容觉最大,她这张脸可是金贵的很。

    熬夜对她的脸来说,可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自然不能够这么干了。所以,只要关系到她的脸,那她肯定是要紧张的。

    所以,才钻进被窝没多久的黄蜜便香甜地睡着了。

    而对邵钦寒来说,今夜的夜晚似乎别往日的夜晚都要美丽许多,虽然他不太懂这风花雪月的东西,但今夜的他,却忍不住附庸风雅地对着窗外没有圆月,只有一城市的绚烂霓虹灯火喝起了红酒。

    往日看这城市的夜景,总感觉有那么一丝凄冷,而今夜,这城市的灯火特别有魅力,愰得他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邵钦寒迷离着双眼,站在窗台上看着城市的夜景,久久不愿回屋,直到寒夜的冻霜雨雾一般跳进阳台,打在他的面容上,他才有了一丝反应。

    将已经喝空了的红酒放在阳台的边缘上,邵钦寒双手撑着阳台,俯身向下看去,下面的道路街道不负白日的车水马龙,只是偶有几辆车子呼啸而过。

    喝了点酒的邵钦寒,今夜的睡眠是不差的,头一碰到枕头,便沉沉睡去。

    但于姜如雪来说却是个失眠的夜,不用质疑,她就是被邵钦寒的那条短信给搅乱心神的。

    邵钦寒的这条短信就像是一块抛掷平静湖中的石头,泛起阵阵涟漪,令她心波荡漾。

    明知道不应该放任这种感情肆无忌惮,但她却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回味这种滋味。于是越想越精神,越精神就越睡不着。

    而蒋小鱼这边,刚把姜母说通,姜栎又不依不饶地粘上了她,缠着她要找妈妈,蒋小鱼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耐住性子,极力想要说通姜栎。

    而蒋小鱼由于害怕他们担心,便编了个理由,欺骗他们说姜如雪要赶一个新的项目,所以连续加班几个晚上。

    姜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她完全相信姜如雪为了工作真的可以没日没夜的加班。她也知道女儿这么没日没夜的工作,是为了她们这个家庭,所以,她心疼女儿的同时,更多的是体谅。

    但姜栎这个鬼机灵的孩子,可就没有这么好骗了。

    虽然蒋小鱼说得很逼真,逼真到连姜母都骗过去了,但却瞒不住姜栎这双洞察力极强的眼睛。

    看到姜母已经回了房间睡觉,姜栎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把抱住蒋小鱼的腿,使起了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她拼命地抱住蒋小鱼的腿,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妈咪到底是干嘛了,我就不起来。”姜栎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心思很是澄清明朗,看事情本质要比姜母清醒得多。

    姜栎他原是没什么坏心思,也不是有意要为难蒋小鱼,只不过是想知道姜如雪的去处于是使了一些手段。

    而且,最近跟一些比较贪玩的孩子在一块之后,变得有些任性。

    而邵钦寒虽然替他转了学校,但其实,他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骨子里那股反叛个性的疯狂长势。

    “栎栎乖,别坐到地上去,地上很脏,……”

    蒋小鱼是拿姜栎没有办法,看他如此执着的想要知道姜如雪的去处,她扭头向姜母的房间看了一眼之后,悄悄对着姜栎道:“那你是不是可以替小姨姨保密?”

    姜栎一听这话,立刻就乐了,他连连点头,保证着,“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姥姥的。”姜栎笑得贼兮兮,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蒋小鱼看着姜栎这小鬼头古灵精怪的模样,叹了一口气,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走,回房间,小姨姨慢慢告诉你。”

    姜栎倒是很爽快的没有再用小孩子耍赖的手段,他乐得屁颠屁颠地抱住蒋小鱼伸过来的手。

    虽说他只是一个小不点,但对于邵钦寒,他心里却有着一杆秤,到底邵钦寒最后要跟谁在一起,关系着他对他这个父亲的看法。

    如果他再次选择了别人而不是姜如雪的话,那么,他该还是不喜欢他的。

    在听完蒋小鱼说明了原因之后,姜栎便假意睡觉,把蒋小鱼赶出去了。

    这间儿童房是刚隔出来不久的,而原先他是跟姜如雪一起睡的,但最近他却闹着要自己睡一间房,无奈之下姜如雪只好遂了他的愿。

    蒋小鱼不懂姜栎心中的小算盘,对她来说,姜栎就是个孩子,只是个孩子,那么她自然只会把他当成孩子来看,自然不懂他的那些小心思。

    姜栎把蒋小鱼赶出去之后,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他坐在床上,拿出刚刚偷偷从蒋小鱼身上拿到的手机,露出一脸贼兮兮的笑容。

    用蒋小鱼的电话打过去,姜如雪一定会接电话的,姜栎胸有成竹。

    姜栎按下手机按键,手机屏幕亮了,出现手机解锁的提示。

    可这并没有难倒姜栎,因为,孩子的学习能力及观察能力都是超强的,蒋小鱼的锁屏密码早就被姜栎窥探了去。

    他利索地将手机屏幕解锁,然后又利落地输入姜如雪的电话号码,对他来说,这号码早就烂熟于心了。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便接通了,里面传来江姜如雪熟悉的声音,听到妈妈的声音姜栎很开心,他欢脱地压低声音,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栎栎?”这么晚看到蒋小鱼的电话打开,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迫不及待接接电话的姜如雪,听到的居然是姜栎的声音,等下更是全无睡意。

    她慢慢的坐了起来,压低声音道:“儿子,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她的话语中带着温暖的宠溺及一丝不苟的责备。

    姜栎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道:“妈妈我想你,小鱼说你生病了,要住在医院里,为什么你老不在家?我每天见不到你,好想你。”姜栎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情感需求。

    面对孩子的渴望,姜如雪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针扎一样疼。她眼眶立刻红了一圈,但却强忍着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异样的声音,比如低泣声

    “孩子,妈妈也想你。妈妈不是不愿意在家陪,而是妈妈要工作挣钱,只有工作我们才会有饭吃,才能有学上,才能有地方住,你能明白妈妈说的意思吗?”

    虽然不知道自己给孩子说这些话,孩子能不能够理解但生活本就如此,面对生活的压力她尚且能够调节过来,可面对孩子孩子的依赖自己的情感需求,姜如雪真的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妈妈你放心,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挣好多好多的钱给你花,不让你每天这么忙。”纯真的孩子心性如此直白坦率。

    但对于作为一个母亲的姜如雪来说,听到姜栎这番话,比她买彩票中了大奖还要令她开心。

    “乖儿子,你只要快快乐乐的成长健健康康的长大,就是妈妈最开心的事情。”姜如雪看了下时间,已经夜晚12点过半,于是连忙催促姜栎睡觉。

    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搞得那么晚都不睡觉,明天该是要赖床起不来了。

    “栎栎,去新学校好不好?”姜如雪在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又多问了一个问题。

    “妈妈问的是什么好不好?”姜栎把这个问题在脑瓜里转了一圈,有些不懂得如何回答。

    “老师好不好啊,同学好不好?还有开不开心?”姜如雪又将问题细化。

    “老师没有我喜欢的,同学跟他们不熟,开心的话,我跟妈妈在一起,最开心。”这小鬼也不知道遗传谁,这小嘴有时候甜得让人招架不住。

    姜如雪真的很怀疑,这孩子嘴巴这么会说话,会不会不是自己亲生的?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不然这小嘴一套套的,到底是遗传谁的?

    “小嘴这么贫!行了,早点睡吧!明天你起不来,小鱼姨姨送你去学校要迟到的,而且又要影响小鱼姨姨的一整天的工作。”姜如雪再次催促他睡觉。

    “现在不是小鱼送我去学校,那个人会来接我去,但其实每天都是司机送的,”说到最后姜栎小嘴一瞥一脸的嫌弃模样。

    “这样啊,”姜如雪明白姜栎嘴巴里说的那个人是谁,他一直不愿叫邵钦寒爹地,总是那个人那个人的称呼。